阿斯加德二公子

魔性的人

纠缠(1)

冷清应该不是对一个地方好的形容词,尤其是形容一个曾经热闹衬托过的地方。
经受过多次战争洗礼过的复仇者大厦太过冷清了,这里少了很多人,而这个被很多人吐槽过外形的‘大房子’现在却成为了那些失去亲人和陷入恐慌的人们发泄‘过激情绪’的地方。
steve见到Tony时,他正坐在一堆‘废铁’前喝着特浓咖啡。
“Tony,Cap回来了。你们先聊,我去处理那些政府人员。”
Natasha迅速说完后就关上门离开了,她没有过多的精力来开导这两个人。
“Tony……”
steve被Tony的眼睛看的有些底气不足,但还是要准备解释着什么。而Tony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了steve准备的长篇大论,被大力放在桌上的咖啡溅出一些到地上。
Tony的手勾着steve的脖子,使他能够更方便自己接下来的行动。
一个带着不容置疑味道,近乎于疯狂的吻。Tony似乎有些失去理智,steve只能小心的配合他,听着他喉咙发出猫一般的呜咽声。
“Tony,你怎么了。”
steve被大力的推到在沙发上,Tony一边吻一边用手胡乱的解着steve的衣服。
可能是太过于急躁,Tony怎么也解不开steve的衣服,他气馁的将自己埋进steve的大胸。
“没事的,Tony,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steve用手顺理着Tony的头发,他感受到身上的人在哭,眼泪浸湿了他胸前的衣服,Tony安静的趴了一会儿后,在大胸上蹭了蹭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回去实验室。
“Tony,我们好好谈谈可以吗?”
steve发现Tony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也知道现在的Tony是因为那个男孩的离开。
Tony没有回答,他疲惫的叹了口气,揉了揉因为刚才流泪变得红红的眼睛。
接下来的几天里,两人一直处于steve单方面劝说加上道歉的局面。Tony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因为steve禁止他喝咖啡和熬夜工作,对他脸色越来越差。
“Tony,你今天的工作量已经超过十二个小时了,回去休息。”
这是一个肯定句还是指定句?Tony得到一个新的可以思考的问题。steve的回来对他来说像一个梦,还是那样的他,仿佛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是,现实让他们之间的裂痕越发明显,而他们还依然在并肩走,这裂痕把他们越推越远。
“Tony,你能跟我说说话吗?”
steve带着小孩子渴望的眼神看着还在思索的Tony。听到他的话,Tony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然后皱着眉绕开steve回房间了。
刚去见完Banner回来的steve意外的遇到了Natasha,她身上带着刺鼻的酒精味,人却很清醒,他们这类人都是喝不醉的,Natasha捶了steve一拳然后在他不解的眼神中笑呵呵的盯了他一会儿就走了。
steve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这几天在Tony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的情况下,steve自以为Tony默许了就住进了他房间。
灯没有关,Tony正在看手机,皱着眉头看着上面各种关于灭霸离开后世界各地的状况。没有听到声音,一股香水和酒精混合的味道让昔日的花花公子眉头皱的更深了。
steve从浴室出来时,Tony面前的酒有两瓶已经见底了,正在跟喝水一样灌第三瓶。
steve闻着味还以为Natasha来了呢,结果就看着Tony干完了第三瓶,湿漉漉的眼睛审视的看着他。
“Tony,你现在的身体怎么可以喝这么多酒?”
在Tony打开下一瓶之前,steve将他整个人拽了起来,拉到了自己的房间扔在床上,决定不让他待在那个有酒的房间里了。
“呵呵。”
Tony突然笑了,因为酒精的作用他白皙的皮肤变成了诱人的粉红色,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steve,却又带着邪笑。steve不经看呆了。
才洗完澡的steve只围着一条浴巾,头发还在滴水,看着躺在床上喘气的Tony,身体不经起了反应。



猜猜下一章会不会有肉@( ̄- ̄)@

我忘记想忘记【2】

“不想待在这里了?”
感受着周围的视线,Patron saint叹了口气,心想现在要是自己带Tony走了,这群超英可能会出手把他打成残废。
“肚子饿了,我们回去吃饭好不好。”
Tony绕到Patron saint背后垫着脚往上爬。
“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我们先回去了。”
Patron saint弯下腰把Tony背上,无奈的对盯着他们的复仇者们说。
“我送你们回去。”
Clint在被Natasha踹了一脚之后,心领神会的替Patron saint把门打开了。
“Tony,我……”
Steve在Tony他们出门后才终于挣脱了Natasha从Tony出来时就制止他的手。
“Cap,我想你看得出来Tony在努力无视我们。”
Pepper旁站着还拿着零食的Banner,他语气冷漠的对Steve说。
“Pepper小姐,你把这些给Tony送过去吧。”
Banner把怀里的零食递给正在想理由怎么才能跟着Tony他们的Pepper。
“Cap,Tony身上还带着三个月前的伤痕。”
大厦里只剩下Banner,Natasha和Steve了,气氛再一次凝固。
“人人都爱钢铁侠,而我们都爱Tony Stark。”
Banner说完之后就转身走进实验室,唯一理智的Natasha通知了Fury调查Patron saint的身份。
“Tony。”
只剩下Steve了,他想过再次见到Tony会是什么样,但是现在他完全慌了,Tony已经忘记了,甚至非常反感他。
车厢里,Clint正在开车,Pepper坐在副驾驶,后座上Tony正舒服的靠在Patron saint怀里睡觉。
“非常感谢你救了Tony。”
Pepper小声的向Patron saint表示感激。Patron saint点头回以微笑。
“我回来了,他们住的也真够偏远的。放心,后面没人了,Pepper回去公司处理事情了,铁罐家的那位不愿意带他住到大厦来。”
Clint一进门就开始抱怨,发现沙发上三个留守儿童紧盯着他身后就解释道。
“地址。”
“都发到你们手机上了。”
……
“Sir,欢迎回来。”
在经历了半夜醒来屋顶消失,做饭前厨房爆炸,出门回来时房子已经被夷为平地等一系列神秘事件后,无家可归的Patron saint带着Tony住进了复仇者大厦。
显然高级的人工智能在Tony眼中比不上甜甜圈诱人,虽然一直奇怪是哪里发出的声音但Tony依然盯着桌上的甜甜圈。
“你已经吃了太多甜食了。”
Patron saint看到Tony一会看着甜甜圈一会又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有些无奈的扶额。
“Natasha去哪里了?”
正吃着小甜饼的Clint从Banner的实验室被赶了出来。
“她去接Bucky了,Fury同意Bucky在接受复仇者监管的情况下自由活动。”
Steve整整一天没有出任务,一直在远距离观察Tony和Patron saint。
“Cap,铁罐刚回来,这样不好吧。”
Clint逃一样的再次进到Banner的实验室,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咽了下去。
“你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谈谈吗?”
Tony被Clint在Banner的实验室传出的惨叫声吸引了过去,Steve来到Patron saint面前。
“Cap,我知道你。”

~\(≧▽≦)/~我回来了,看完复联3的我很崩溃,但还是觉得不能弃坑,毕竟美队3我都没有认输(ง •̀_•́)ง

【盾铁/all铁】我忘记想忘记

   【1】
       “CM–45,计划启动。目标清除Steve·Roges,执行开始……”
       距离内战结束已经三个月了,Fury动用神盾局的力量,让当初跟着Steve离开的那部分复仇者都回到了复仇者大厦。
        可是钢铁侠却在西伯利亚失踪了,Steve说是他把反应堆损坏的Tony一个人丢在寒冷的西伯利亚,而且反应堆损坏的罪魁祸首还是他。
        Pepper很生气,以至于在Steve说完经过后,她平静的走到他面前,挥手狠狠的扇在他脸上。     “就那样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他没了战衣,没了你他一个人怎么办?”
        “我找到Sir了,他正在大厦附近。”Jarvis的声音结束了他们剑拔弩张的对话。
        “Jarvis,取消Steve在大厦的所以权限。”Pepper很生气,她必需发泄一下。
       “对不起,Pepper小姐。虽然我也很想这样,但是Steve拥有除Sir外的最高权限,你的权限并不能撤销他的权限。”Jarvis无奈的说,Pepper更生气了,她恶狠狠的看了Steve一眼,推开挡在前面的Clint向外走去。
        在大厦旁复仇者们见到了已经失踪三个月的Tony·Stark。
        他正像猫一样趴在一个穿着黑色的制服的男人背上,面色古怪的看着围着他转圈喊着钢铁侠的一群孩子。
        当保安驱散了孩子们后,他们走近Tony才发现他脸色惨白,焦糖色的大眼睛也虚弱的微眯着。
        “把他放下来!”Steve愤怒的向Tony冲过去,抓住背着Tony那人的肩膀,却突然被Natasha一把推开。
        “嘣!”Steve刚才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正在冒烟的弹坑。
       “Tony?”Steve不可置信的看着拿着枪指着他的Tony。
        “滚开,你们不准靠近他。”Tony咬着牙看着复仇者们,拿着枪的手在剧烈的颤抖。
         Steve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Tony陌生眼神里充满了警惕,到嘴边的话被封在嘴里。
        “Tony,把枪放下。”背着Tony的男人,温柔的用脑袋蹭了蹭Tony晕乎乎的头说。Tony顺从的把枪放进男人腰上的口袋里。
       “我是Patron saint,Tony现在需要Bruce Banner的帮助。”Patron saint无视了Steve,对Pepper说。
        “Banner在大厦。”其他人都带着背着Tony的Patron saint去找Banner,只剩下听到反应堆三个字后愣住的Steve。
         复仇者大厦
        “你们不准对Patron saint动手,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们的。”Tony在Banner关门前,对着复仇者们说。
        “Tony到底怎么了。”Steve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一把掐住Patron saint的脖子将其抵在墙上。
        “你在干什么?Tony说了不准动他。”Pepper用力的拉开Steve。
       “Tony因为他才变成那样的。”Steve显然有些失控,他红着眼睛吼道。
       “不,他是因为你才变成那样的。” Patron saint揉了揉被掐红的脖子,无奈的说。
       “我是变种人,九头蛇组织的顾问,别那么看着我,我只是一个分支的,负责洗脑而已。那天Tony被我所在的组织抓到了,他没有盔甲而且身上全是伤,反应堆被损坏严重,那里的技术人员救不了他。”被一群人盯的有些发麻,Patron saint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水,坐到沙发上。
        “之后我受他的要求洗去了他的记忆了,并用有限的设备暂时修复了他的反应堆的功能,时而停止时而运转的反应堆只能勉强维持,但是时间一长,他的身体撑不了了,他知道我的身份来找你们是什么后果,所以不让我带他来找你们,但是今天他的反应堆彻底停止了,我必需带他来找你们。”
        “他为什么要求你把他的记忆洗去了?”Pepper问出了所有人想知道的问题。
        “一个人要死和想死的区别是不一样的,那时我偷偷把他从基地带走,他很好看的眼睛让人看着很心疼,我不知怎么了,心里舍不得他死。”
        “他知道我要救他时,嘲笑的看着我说:‘我有一个CEO在等着我发工资,还有一个睡衣宝宝等着我给他设计战衣,还有一个下半身瘫痪的人要负责,还有无数的项目计划等着我签字,还有要去解决一个狠心的人留下的烂摊子,真的太累了,我不想还要欠一个反派的人情。’”Patron saint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
         “Tony,你慢点!”Banner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尼们在收什摸(你们在说什么)?”Tony终于从实验室出来了,他正拿着盒甜甜圈,嘴里塞的鼓鼓的,像一只正在偷吃的仓鼠。后面还跟着拿着一堆零食的Banner。
         “尼次布次填填全(你吃不吃甜甜圈)?口毫次了(可好吃了)!”Tony开心的凑到Patron saint面前,把自己咬了一口的甜甜圈递在他面前。
         “毫布毫次(好不好吃)?”Tony满意的看着Patron saint咬了一大口甜甜圈,然后把剩下的塞进了自己嘴里萌萌哒的说。
         “好吃,不要吃太多了。”Patron saint温柔的把Tony嘴边的糖霜给擦掉。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Tony咽下最后一口甜甜圈,心满意足的拍拍自己的小肚子。
         “不想待在这里了?”感受着周围的视线,Patron saint叹了口气,心想现在要是自己带Tony走了,这群超英可能会出手把他打成残废。

。(๑• . •๑)。(我很懒的)

【锤基】努力也等不到的爱

         洛基觉得自己有些不对, 他不应该像现在这样看着玻璃里倒映自己惨白的脸。
          “呵呵!”
          落魄的邪神,这样诡异的笑声配上痛苦的脸让他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点像“邪神”了。
          “啊!呜……”
          在洛基不知道是第几次从无意识的状态清醒时,手上闪着寒光的匕首让他再一次失神。
          “咣!”
           当他意识到自己只要用力,这把冰冷的匕首就会进入索尔的胸膛,刺穿他的心脏时。
           “洛基,你在干什么?”
           随着匕首掉落的声音,希芙的惊呼从洛基身后传来。
           “我……”
           “怎么了?”
           索尔睁开眼睛,有些疑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为什么?”
           洛基从床上跌落下去,不可置信的看着索尔。
           “什么?洛基,你先起来,地上太凉了。”
           索尔连忙下床去扶洛基,但洛基抗拒的向后退,直到背碰到冰冷的墙壁。
           “我的脑袋很乱,你们都出去,全部都出去!”
           “怎么回事?”
           洛基的寝宫外,被那双森绿色眼睛的凝视逼着离开的,什么都不知道的索尔向希芙问到。
           “洛基想要杀你,王,你不能将他留在身边!”
           希芙慌张的拉着索尔,她不能让索尔死去,不仅仅因为索尔是阿斯加德的王。
           “洛基必需留在我身边,他的存在对其他地方是个威胁,诸神黄昏未来临之前,洛基绝对不能离开阿斯加德。”
           索尔再次把他早就编好,拿来说服哪些老顽固的理由,来说服眼前这个曾被自己拒绝的人。
           “希芙?”
           洛基看着眼前这个被很多人包括索尔的父亲认可的,应该成为索尔妻子的女战士。
           “殿下,有什么吩咐。”
           很显然索尔的劝说不足以让她安心,她和范达尔在索尔离开后就守在洛基的寝宫外。
           “我会接受惩罚……刺杀阿斯加德王未遂的惩罚。”
           在看到希芙疑惑的眼神,他笑着解释道。
           “我知道以我现在的身份可以免去很多,但是还有对吧?我需要清醒。”
           洛基在笑,他现在的思绪很混乱。索尔一离开,他就会思考自己的现状。甚至开始遗忘,他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索尔回来,在决定向索尔询问时,一看见索尔他又会忘记自己的计划。
           洛基在笑,不带一丝感情的笑,昨晚发生的事依然缠在他心上。希芙拿着他以前恶作剧时发明的鞭子走到他面前时,他笑的好像更开心了,像个马上可以得到糖果的小孩子。
           洛基在笑,他的笑在希芙眼中,像是胜利者的嘲笑。她更加用力的把那条不会留下痕迹却能让人受尽苦楚的鞭子抽打在洛基的手腕上。
           索尔忙碌一天回来时,洛基正对着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碎片发呆。
          “怎么了?”
          他从背后抱着洛基,吻了吻他的耳朵。
          “没什么,很累吗?”
          洛基紧握着手,让它们颤抖的不那么明显,笑着回头看着索尔,森绿色的眼睛里尽是温柔。
          “还好,除了哪些老顽固天天在我耳边烦,都很好。想我吗?”
          索尔像一只大型犬,讨好似得舔了舔洛基的嘴唇。
          “早点休息吧!明天不是还有重要的事吗?”
          索尔可怜的走去浴室,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脸色惨白的洛基和他颤抖的手。
          “洛基必需留在我身边,他的存在对其他地方是个威胁,诸神黄昏未来临之前,洛基绝对不能离开阿斯加德。洛基是个威胁?”
           索尔不知道隔墙有耳吗?又是一个噩梦,已经习惯了从无意识状态清醒的洛基嘲笑着,手好痛,果然这样连刀都拿不了,就不会去做伤害索尔的事了。
           “为什么要来这里?”
           看着已经完全被修复,丝毫看不出曾经被他和索尔破坏的彩虹桥,洛基不明白的摇摇头。
           “我想离开。非常想,阿斯加德不适合洛基,即使这里有他最爱的人。”
           “我不想,你又这样,当初是你要回来的。”
           “交换条件作废,我承受不了了,你也是。”
           “你还爱他吗?”
           “洛基!”
           醒来时,发现身边的人却不见了的索尔看到站在彩虹桥边摇摇欲坠的洛基时,他的心快停止了。
           “洛基的伤很重,我不知道他做出什么交换才能回来。索尔,你必需看好他,他身体上的伤会腐蚀他的心,而他的心里都是你,他的身体不允许他再次掉下彩虹桥。答应我,索尔,你会照顾好他的。”
            弗丽嘉的警告回响在他耳边。
             “王,洛基有些奇怪,他现在的状态像是两个人在对话。”
            海姆达尔出现在索尔身后。